指数显示
操盘必读 > > 正文
前有赣锋后有紫金 天齐锂业“失去的两年”锂江湖已变
来源:开利财经 2022-07-03

(记者 李子健)资本市场盛闻曾毓群“赌性更坚强”,但蒋卫平似乎更爱“赌”。曾通过两次“蛇吞象”,蒋卫平使天齐锂业(002466.SZ)从名不见经传的锂盐商成为世界锂矿巨头。 天齐锂业从“频临破产”到拥鲜花以“出港”,不过两年尔尔命运却已是云泥之别。随着引入IGO战投完成、锂盐价格“报复性反弹”、港股IPO落地在即,天齐锂业“债务危机”阴霾散去。 与此同时,这两年间锂江湖已发生变化。LG化学与天齐锂业“分手又回头”、赣锋锂业(002460.SZ)在“拥矿自重”的同时,正推进其生态圈。就连主业为金、铜等的紫金矿业(601899.SH),亦在不到一年时间,锂资源量突破千万吨LCE。如何追回“失去的两年”,或是天齐锂业的下一个重要议题。 LG化学“回头” 与市场盛传不同,特斯拉并未参与天齐锂业港股IPO认购。天齐锂业这次招股共引入7名基石投资者,包括中创新航、中国太保投资管理(香港)、LG Chem Ltd、太平洋资产管理、德方纳米、四川能投(香港)及金山(香港)国际矿业。 除了德方纳米、中创新航、LG化学的锂盐下游企业之外,也有与天齐锂业处于产业链同一环节的四川能投(香港)(川能动力控股股东四川能投的全资子公司)及紫金矿业全资子公司金山(香港)国际矿业。 在披露基石投资者之前,天齐锂业即相继公告与德方纳米、LG化学达成长期供货协议。其中LG化学在2019年是天齐锂业的第三大客户,早在当年8月,天齐锂业即和LG化学签订《长期供货协议》约定TLK(天齐锂业子公司)向LG化学销售氢氧化锂,单一年度氢氧化锂产品基础销售数量不低于TLK位于澳洲奎纳纳地区的氢氧化锂建设项目达产后年产能的15%。 但由于LG化学以氢氧化锂的新需求替代以前年度碳酸锂需求量,以及奎纳纳氢氧化锂项目调试工作不及预期等原因,2020年-2021年,天齐锂业对LG 化学的销售收入显著降低,2019年至2021年,LG 化学与天齐锂业的累计交易金额仅占公司近三年销售总额的1.57%。 此番天齐锂业与LG化学再签约,被市场视为奎纳纳氢氧化锂项目投产在即的信号。天齐锂业前期亦披露称,奎纳纳一期年产2.4万吨电池级氢氧化锂项目经过反复调试和优化,首批约10吨电池级氢氧化锂产品通过公司内部实验室取样检测,并于2022年5月19号确认所有参数达到电池级氢氧化锂标准,TLK后续将提供产品给不同客户进行品质认证,这一流程预计需要4-8个月的时间。 天齐锂业在公告中针对LG化学“回头”表示,表明对方对公司锂化合物产品质量和生产能力的认可,保障了公司单水氢氧化锂产品未来的持续供货量,提升了公司未来经营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 产业链上下游通过相互参股以保证供应链安全与稳定并不难理解。蜂巢能源董事长兼CEO杨红新曾表示,我们整个行业不得不面对资源紧缺时代的来临,作为应对策略,蜂巢能源形成了新的战略思想,主要包括产业一体化联合及上下游产业聚集。 失去的“两年” 两次“蛇吞象式”的收购使得天齐锂业一跃成为世界锂矿巨头,然而由于大量资本涌入锂矿开采、新能源补贴退坡、下游动销减弱等情况下,锂产品价格在2018年开始逐步回调。 彼时天齐锂业以40.66亿美元(约258.93亿元)收购了23.77%的股权,成为SQM第二大股东,并为此背上35亿美元的巨额债务,当时的天齐锂业的净资产仅为101亿元。 这一战曾被市场视为“抄在山顶上”,锂盐价格在2019年-2020年持续下滑,并在2020年跌至冰点。期间由于SQM巨额计提、并购贷款利息、锂盐价格下跌等原因,使得天齐锂业分别亏损近60亿元、18亿元,资产负债率一度高达82%。 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在复盘这两次海外并购时表示,两次收购都有些仓促,存在金融和资金上难解的问题。“现在来看,两次收购都是失去之后就不会再有的机遇,我们是在抢时间,抢机会,抢企业在行业的话语权和地位。” 随着引入IGO战投、锂盐价格“报复性反弹”、港股IPO落地在即,债务已不再成为天齐锂业“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于陷入债务危机,天齐锂业过去两年并无大的资本动作,但国内锂矿格局却已经变天。 赣锋锂业“已走远” 从天齐锂业公告中获悉,公司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134.48亿港元,其中约88.65亿港元将用于偿还SQM债务的未偿还余额。这意味着超6成的募资用于偿还债务,仅11.7亿港元将用于为安居工厂一期建设拨资。 前期天齐锂业表示,原有产能加上正在试运营或建设中的奎纳纳工厂、安居工厂和铜梁的扩建项目,当它们全面建成并投入运营后,公司锂化工产品总产能将超过11万吨/年。 并称为“双雄”之一的赣锋锂业,已经规划在 2025 年前形成不低于30万吨碳酸锂当量的供应能力。在过去两年,除了继续在锂矿中“跑马圈地”及扩建产能之外,还在推进其“生态圈”,业务贯穿上游锂资源开发、中游锂盐深加工及金属锂冶炼、下游锂电池制造及退役锂电池综合回收利用。 这一举动或与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的“警醒”有关。公开资料显示,其在2022年的新年致辞中表示,“锂产品的周期性非常明显,有20万元的昨天,也可能有4万元的明天。” 在产业链下游的规划上,赣锋锂业将建立每年可回收10万吨退役锂电池的大型综合设施;在动力与储能电池方面,目前公司已建成7GWH产能,其中 2021 年投产的3GWH产线可以满产,新建成的4GWH产线还在调试。固态电池方面,预计规划的2GWH第一代固态电池产能在今年逐步释放,并去年已在东风E70上装车。 形成垂直整合的业务模式,赣锋锂业认为,各个业务板块间可以有效发挥协同效应,以提升营运效率及盈利能力,巩固市场地位,收集最新市场信息及发展顶尖技术。 天齐锂业并非不想构建其“生态圈”,其亦相继参股锂电池商上海航天电源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混合锂金属电池制造商SES、固态电池商卫蓝新能源。其中,今年5月,天齐锂业与卫蓝新能源成立合资公司以共同从事预锂化负极材料及回收等业务,被视为首次向下游延伸。 但无论是电池产业链的环节、还是合作投资的规模,天齐锂业较之赣锋锂业都略微逊色。 紫金矿业“迎头赶上” 眼看赣锋锂业已经走远,后来者紫金矿业(601899.SH)亦在迎头追赶。紫金矿业入局不及一年,其碳酸锂资源储量随着收购厚道矿业股权落地,将突破千万吨LCE。 天齐锂业在引入IGO战投之前,曾披露公司拥有的锂资源权益储量(权益储量测算仅包含对SQM和泰利森的储量计算,未包含扎布耶和天齐盛合)折算成碳酸锂当量约1607万吨。 从资源禀赋来看,紫金矿业的3Q锂盐湖项目不失为优秀的开发标的。根据Neo Lithium前期公告显示,3Q盐湖项目锂资源量(测定的+指示的+推断的)达到700万吨LCE,探明储量为130万吨LCE。在规划的35年生产周期中平均锂离子浓度达到790mg/L,在目前全球盐湖提锂项目中排名前五,而镁锂比低至1.7,仅次于西藏扎布耶盐湖。 除了3Q盐湖项目已在2020年成功生产出电池级碳酸锂之外,在首购国内盐湖拉果错的时候,紫金矿业即称,至2025年可望形成年产碳酸锂5万吨以上的能力。 紫金矿业拿矿毫不手软,但未来或亦会往下游延伸。此前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表示,“公司将开拓布局锂资源,未来计划收购一些项目与矿山资产,并打通从上游到材料的全产业链。” 反观天齐锂业为了解决债务,锂资源权益储量不升反降。引入IGO战投后,IGO以增资扩股的方式获得TLEA注册资本的49%,TLEA原为天齐锂业全资子公司,间接拥有泰利森(锂储量约830万吨LCE)51%股权。 图片来源:天齐锂业公告 若以天齐锂业持股TLEA为51%、参股扎布耶(锂资源量约580万吨 LCE)20%股权、全资子公司盛合锂业拥有四川雅江措拉锂辉石矿(锂资源量约60万吨LCE)采矿权、智利SQM(锂储量约4551万吨LCE)约23%的股权来计算,其权益资源量应为1439万吨LCE。 上述布局使得天齐锂业成为国内唯一通过大型、一致且稳定的锂精矿供给实现100%自给自足以及全面垂直整合锂矿的锂生产商,且由于优质的资源而达成较低的生产成本。但从紫金矿业“拿矿”的速度来看,就锂资源量上超越天齐锂业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据媒体报道,紫金矿业公司董事长陈景河在股东大会上指出,“(面对)能源革命,如果我们还无动于衷的话,我们会犯很大的错误,我(们)就是慢了半拍,但现在进入还不算太晚,紫金矿业的能力还是比较强的,相信在三年、五年以后再来看,我们在新能源方面的发展也会有很大的增量。” 正如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表示,新能源产业目前处在发展早期阶段,小荷才露尖尖角,后面还有十倍以上的市场规模增长空间。在这十倍的市场规模增长空间里,蒋卫平如何重新获得大发展的机会,或是天齐锂业的下一个重要议题。

免责声明:新闻资讯内容均源自第三方,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指南针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 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Copyright(C) 1999-2018 Beijing Compass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11402010561号 京ICP备05002498号-3    (中国证监会许可的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证券投资咨询)机构)

北京指南针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Tel:86-10-82559988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